孩子,希望你以后不要恨妈妈

2018-01-07 22:11:51 福利彩票双色球规则在线
原标题:儿子,你恨妈妈吗
作者  张喇咪
 
“儿子,你恨妈妈吗?”“儿子,原谅妈妈,都是妈妈的错!”医院走廊里回荡着孙锦绣凄厉的哭诉声。
 
急救室里儿子小傲静静的躺在病床上,爱人老李坐在床边,双手紧紧的握着儿子冰冷的手,目光呆滞,泪流满面,身边的亲人们也都无声的抹着眼泪。
 
18岁的儿子,一米八的大个子,浑身是伤的离开了人世,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就成了这样?锦绣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眼前的事实。
 
1.
 
儿子李傲今年18岁,由于学习成绩太差,初中毕业就辍学在家了,锦绣和爱人做生意,平时没有太多时间陪伴儿子,因为忙碌疏忽了对儿子的管教,儿子开始迷恋上了去网吧打游戏。
 
一开始儿子还能告诉锦绣在哪里玩,并且按时回家,可时间长了锦绣发现儿子在网吧的时间越来越长,担心长时间上网影响孩子的身体,更担心还未成年的儿子在网吧学坏,锦绣劝说过、去网吧找过,甚至因为儿子还跟网吧的老板吵架,质问人家为啥让未成年的孩子也进去上网,但都无济于事。
 
为了给儿子戒掉网瘾,锦绣跟爱人老李商量,给儿子报了动漫设计的兴趣班,鼓励儿子学习,将来自食其力,但是儿子小傲没坚持两天就放弃了,继续开始整天上网。
 
2017年6月份,为了转移儿子的注意力,锦绣和老李放下手里的生意,带儿子去旅行,半个多月的旅行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可回到家没多久,儿子又恢复了常态,而且有过之而不及,吃住都在网吧,偶尔才回家换件衣服,这让锦绣更加恐慌起来。
 
2.
 
这次,儿子7月5日离开家,又快一个月了没有回来,锦绣去网吧找,儿子见到母亲就跑,心急如焚的锦绣没了办法,听说现在有很多能帮助孩子戒掉网瘾的学校,锦绣开始上网搜索,经过一番比对,她选择了距家三百公里之外的一家培训学校,看了学校的广告她觉得很适合儿子小傲的这种情况。
 
锦绣给一个姓张的校长打了咨询电话,简单的描述了儿子的情况后,张校长说在他们那里像小傲这样的问题孩子有很多,而且还给锦绣举了好几个在他们学校学习过一段时间后成功戒掉网瘾的孩子的实例,同时保证二个月左右就会有效果,当锦绣问到会不会体罚孩子时,张校长再三保证“我们绝不会体罚学生。”
 
锦绣加了张校长的微信,在张校长的朋友圈里她看到了更多学校的介绍,学生们日常活动的照片,学校成果展示等等内容,锦绣觉得张校长的声音听起来也很和蔼可亲,为了早日帮孩子戒掉网瘾,心乱如麻的她没有多想就给孩子报了名。
 
现在想来锦绣觉得自己太失职,太过相信这家学校的广告,没有去学校实地考察,也没有考证这家学校的办学资格,就给孩子报了名,现在追悔莫及,一切都晚了。
 
3.
 
2017年8月3日,张校长带着学校的两个教官来到了锦绣家,一方面是要与家长签订合同,另一方面是要带走孩子,尽快入学。
 
锦绣看到合同上明确写出一百八十天的隔离封闭式成长辅导,帮助孩子戒掉网瘾和改变浮躁的性格,六个月收费22800元,同时合同还告知家长:新生到校首先要进行一周的心理辅导,然后是体能训练。看着合同上鲜红的学校印章,锦绣放了心。
 
锦绣收拾儿子的衣物,让爱人老李赶紧给儿子打电话,可发现儿子号码停机了,儿子为了躲避家人的寻找换了号码。打电话打不通,发短信也不回,在李傲经常上网的网吧门口蹲守也没有发现儿子的身影,又急又气的锦绣跟爱人分头联系孩子的朋友们,托他们传话给儿子,说一向疼爱小傲的姥姥被车撞了,想见见小傲。
 
终于,儿子来了电话,问起姥姥说要回家看看,锦绣问了儿子的位置后,立刻让爱人带着教官去接儿子。
 
锦绣后来知道,儿子极不情愿跟张校长他们走,爱人老李情急之下打了儿子一个耳光,十八年来老李第一次打了儿子,他说是自己这一耳光把儿子打上了不归路,内心的自责与痛苦始终折磨着他。
 
4.
 
儿子被带走,锦绣始终惴惴不安,她一直在跟张校长微信沟通,担心孩子出现极端行为。
 
“一开始有些反抗,态度不是很好!”
 
“喝水了,吃了一个苹果,没事,放心吧!”
 
“家长你好,九点安全到校!”晚上九点多,看到这条微信,锦绣稍稍放宽了心。
 
第二天8月4日一早,还是不放心的锦绣给教官打电话,想了解儿子的情况,可教官始终没有接电话。临近中午教官给锦绣回了电话,询问儿子在家的时候身体方面有没有什么疾病,特别是心脏方面的疾病等等。锦绣心里觉得不对劲,告知教管李傲身体很棒,去年还通过了征兵体检,追问教官出什么问题了吗?教官不置可否。
 
现在想来锦绣认为儿子到校的第二天就出现了问题,学校为什么不及时送到医院,如果救治及时儿子也不至于去世。
 
5.
 
2017年8月5日晚上锦绣接到了学校所在地公安局的电话,说儿子出事了,听到这个消息,锦绣仿佛五雷轰顶,来到医院就看到了浑身是伤已经离开人世的儿子。
 
医生告诉他们,儿子是下午被送到医院的,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因为发现孩子浑身是伤,而且还有很多瘀斑,手腕处还有明显的勒痕,送孩子来到人又支支吾吾说不清楚原因,于是医生报了警。
 
后来警察告诉锦绣,儿子的死因是高温和限制体位,缺乏进食、饮水、外伤等原因引起的水电解质紊乱引起的死亡,张校长和两个教官因为涉嫌非法拘禁罪已被警方采取强制措施。
 
6.
 
锦绣听着警察讲述事情的经过,一次次的昏了过去。
 
李傲到学校的当天晚上张校长跟他进行了谈话并详细讲解学校的规章制度,李傲态度不好,不听劝告。晚上就被安排进了禁闭室,由教官轮流看护,由于他试图逃走,教官打了孩子,然后用手铐把他反拷在了窗户的铁栅栏上,相当于挂在了窗户上,限制了上肢的活动。一晚上除了上厕所其他时间都被这样拷着,禁闭室门窗大开,晚上蚊虫叮咬,李傲的痛苦可想而知。
 
第二天李傲仍然没有配合的态度,校长安排教官看着李傲站在室外暴晒罚站,即便这样李傲也没有完全顺服,所以教官再次教训了他,警察解释是表皮伤,不是致命伤,这其间只给他吃了半袋方便面,然后再回到禁闭室继续关禁闭,拘禁长达48个小时,当发现李傲出现了昏厥和口吐白沫的状况,才被送到了医院,但是为时已晚。
 
后来锦绣才知道这个学校根本没有办学资格,一直处于非法办学的状态,锦绣将自己的遭遇诉诸了法律。
 
锦绣至今无法面对儿子死亡的事实,她总觉得儿子是出去玩了还会回家的,孩子的照片她舍不得删,百天的、一两岁的、七八岁的、十几岁的......她还是常常会坐到儿子的房间里,默默的流眼泪,心里一遍一遍的问“儿子,你恨妈妈吗?你能原谅妈妈吗?”
 
锦绣恨自己把儿子骗到那个学校,她想如果时光能够倒流,自己一定放弃一切工作,用生命的每一天来陪着儿子成长,用全部的爱呵护孩子,学会教育孩子,她甚至愿意用自己的命换儿子的命,希望儿子能原谅自己。